手机版??全本小说??排行榜
夜十一病了,已移至京郊千花山庄养病。

此消息一出,整个京城各豪门世族皆明里暗底一片哗然。

朱柯公主最藏不住情绪,宫学午休用完午膳,她叫上秋络晴与早入宫候着的谢幼香,三人齐聚于内学堂里一处庑廊尽头的安静厢房,将喜悦之情毫不掩饰地放出来。

“她病了!一定是害怕得病了!”朱柯公主想事儿想得不深,言语更是直来直往,丝毫不顾忌:“中秋之夜那般闹腾,虽没络晴你那般说的她酒醉后会丢飞刀甩鞭人伤人,然她那般不忌口,又爬上爬下不知体统,且不说京中那些足以配她的才俊皆已被骇得退却,纵然尚有不知死活者,其家中长辈定然也是不许的!”

“酒醉爬高背书,不至于会令人骇而止步,主要是她连皇上的名讳都敢随意出口,此方是最严重之处。轻则,家族受她所累,自此一撅不振,重则,龙颜大怒,可诛九族!”谢幼香虽有所长进,看事做事已不似从前那般莽撞,然终非心思玲珑之辈,她此番言语,却是自谢元阳处所得。

秋络晴听着,却是未语,她还在想着她明明使出秋家探子探得夜十一酒醉后的情形,乃费的九牛二虎之力,方秘而自夜十一院落中一婢仆口中所得,应当不会有错……

朱柯公主再兴致勃勃说夜十一好日子已快到头几句,见只谢幼香在附和她,她不禁看向明显心不在焉的秋络晴:“你想什么呢?”

秋络晴回过神儿,道:“我在想,夜大小姐酒醉后的情形与我所探得的情形完全不同,此中必有猫腻。”

“能有什么猫腻?”朱柯公主对秋络晴连探个夜十一酒醉情形都能探错很是不满,当下鄙视道:“不就是你的人成事不足么!行了,反正最终目的达到了,过程如何,也不必太过较真。”

谢幼香也是这般想:“原来说丢飞刀甩鞭子伤人,虽会得罪宫宴在场的不少权贵,甚至皇族,然要伤到皇上,那却是最最不易……”

“什么不易!那根本就不可能!”朱柯公主冷哼声打断谢幼香的话,“我父皇乃万岁之躯,她夜十一算什么东西!”

“是,根本不可能。”谢幼香笑着附和,面上浅淡的疤痕随着她的笑容牵动脸部线条,而略显狰狞,她却不自觉,仍笑得快意。

朱柯公主见状,掩去嫌恶的面色,秋络晴亦垂下眼帘,遮去眼里的鄙夷。

“可错有错着,她酒醉后光那一声不该喊出的忌讳,便胜过秋二小姐所探那般情形!”谢幼香只要一想到夜十一往后说亲时,多了此致命障碍,她便畅意得很,开怀得连朱柯公主与秋络晴对她面容厌弃的神色与眸光毫无察觉。

秋络晴点头:“没错,确实如此。”

点头虽点头,接下来朱柯公主与谢幼香再欢天喜地说着夜十一各种晦气话,她却是听得一半一半,心里总有不明了的疑虑。

当晚,朱柯公主悄悄夜出皇宫,与秋络晴谢幼香约了时之婉庄眉共聚八仙楼水仙房,两刻余钟后出,时之婉面色如常,只脚步略带不稳,庄眉则难掩眼眶通红,面上委屈怒恨之色尽显。

已是宵禁时分,莫息刚自京郊鸿运码头出来,永籍便迎上来:“诚如大少爷所料,秋二小姐所得消息正是夜大小姐有意放出来的,说是酒醉后,夜大小姐会胡乱丢飞刀甩鞭子,秋二小姐的意图是想让夜大小姐在宫宴上得罪皇族与一众权贵。”

“八仙楼呢?”莫息心有沟渠,得到确认也无多大的反应,只问起今儿日暮后不久八仙楼水仙房五女齐聚之事。

“经朱柯公主和秋二小姐、谢八小姐不遗余力地挑拔,习二少奶奶与九奶奶出八仙楼时,皆脸色难看,面上忌愤难掩。”女子的妒忌心有多可怕,永籍跟在出类拔萃的自家大少爷身边,这些年也看多了内宅争斗,更知大少爷是有多厌恶后院不宁。

莫息沉着脸儿没说话,只大步走往莫家大车。免∞费看小说网∞www.mfkxsw.com

永书赶紧跟上,与同跟上的永籍低语道:“习二少奶奶早知杨小姐的存在,且聪慧理智些,约莫对杨小姐不会有太大的反弹,九奶奶则不同了,这还是头回听到九爷婚前心悦夜大小姐吧?”

永籍道:“何止婚前?我看九爷压根就没对夜大小姐忘过情!”

“大少爷脸色真难看。”

“还不是替夜大小姐担着心呢。”

“也是在气九爷吧。”

“希望九奶奶别做出什么蠢事儿来,要不然九爷兴许还会看在庄詹事的面上放过九奶奶,咱家大少爷却是不会的。”

“可不是么……”

永书永籍嘀咕得正欢快,忽地被莫息回头一瞪,两人顿时如同被掐了脖子的鸡,连喔一声都没,即刻阵亡。

上了莫家大车离开鸿运码头,永书于车厢里随侍,永籍骑着高头大马跟在大车旁,一行人打道回城。

亮莫世子的牌子进城后,途经云堆大街,永籍瞧见杨芸钗与殷掠空前后自一条巷子暗处出来,显然刚碰完头,他禀了莫息,莫息即令追上杨芸钗。

杨芸钗主仆二人未坐大车,与殷掠空说完夜十一交代的事儿后,杨芸钗便在夜灯下的热闹街道不徐不慢地走着,颇有逛夜市之意,时不时与芝晚指着街边摆摊小玩意儿讨论一番,或买或不买,逛得很是自在。

莫家大车就在这时靠近她们,便在她们身边停了下来。

芝晚认得永籍,同杨芸钗道:“小姐,是莫家大少爷。”

杨芸钗点头,并不主动上前,只等着车厢里的人出来。

永书先下的车,再是莫息。

莫息站定在杨芸钗跟前,莫家大车阻挡了大半路人的视线,杨芸钗身后小摊贩也识相地不敢往两位贵人身上瞅。

两人周身数步之内,似乎一下子被隔绝了出来。

永籍永书芝晚也各司其职,很是尽责地往外踏出数步,以无形的圈子将各自的主子围在能放心说话的中间。

纵如此,莫息还是将声音压低了好几度:“朱柯公主与秋二小姐、谢八小姐联手算计十一,十一事先知情,并顺手推舟,透露了假的酒醉消息,是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