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??全本小说??排行榜
叶天泽在大营里,待了快一个月,都有些犯困了。

洪荒族为了这第二次入侵,准备了足足五年,洪荒八军厉兵秣马,是玄冥族无法想象的。

更何况,洪荒族是以逸待劳,所以,从一开始叶天泽即便是不掺合,也根本不会出现一面倒的情况。

汤天俊比叶天泽还要困,整个人都无精打采,因为这种战争模式跟他以往经历的战争模式完全不同。

根本不需要主帅去冲锋陷阵了,主帅只要坐在背后喝喝茶,听听战报,做一些战略上的调整即可。

以前汤天俊极其欣赏“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”这句话,可真到这个时候,对于他这样喜欢带着战士去冲锋陷阵,高喊着“血不流干,死不休战”的豪迈之士来说,却再也欣赏不起来。

为何?

洪荒族五年的准备,便是运筹帷幄,主将什么都不需要干,也不需要冲锋陷阵,坐在后面喝茶,看看战报,这就是决胜千里之外。

汤天俊只觉得无聊透顶,但是,他又不得不承认,眼前的战争,才是战争应该有的样子。

又或者说,洪荒族曾经打的那些仗,都是不得已而为之,任何一个名将,都不会随意去牺牲自己的战士。

尽管到了需要牺牲的时候,他们会毫不犹豫。

那种喊着“血不流干,死不休战”的局面出现时,往往都是无奈之举,如果有实力,根本不需要喊血不流干,死不休战,他们只需要像现在一样,跟比他们强大无数的文明,去拼消耗,拼资源即可!

所以,汤天俊很不喜欢汤汉臣这个儿子,说他子不类父,就是因为汤汉臣从来没有带着手底下的战士冲锋过。

他从来都是算计好了一些,然后在战争中随机应变,修修补补,却总是能够以最小的损失,拿下最大的战果。

“我们都老了。”叶天泽说道,“想要冲锋陷阵也不是不可以,你只需要变得强大,足够的强大!”

他自然知道汤天俊此刻在想什么,他有些不甘心,打了一辈子的仗,竟然如此悲催的要退居二线。

但是,他又不得不退居二线,就像他嘴上不愿意承认汤汉臣比他厉害,但他心底却是认可汤汉臣的。

谁不希望手底下的战士,可以少牺牲一点,斩获最大的战果,谁不希望在与外族的战争中,从始至终,都是碾压之势啊。

只是以前,实力不允许,而现在当实力允许的时候,他又有些失落。

汤天俊忽然抬起头,眼眶有些湿润:“陛下,我突然想念暗部的那些老兄弟们了。”

“走,我陪你喝酒去,眼前的事情,交给年轻人吧。”叶天泽笑了笑,带着汤天俊离开了。

一同离开的,还有高涔芸,因为她知道,属于自己的时代过去了,但是,属于自己的时代,也没有过去,因为她们将会在新的位置上,在新的战争模式中,发挥出更强的威力。

“不敢相信,爷爷刚才好像要哭了。”汤果果说道,“爹,我还没见过爷爷这个样子呢。”

“军队之中,只有上下级,没有父子!”汤汉臣冷着脸道。

汤果果立即严肃道:“是的,策士长。”

但他没想到,汤汉臣紧跟着又说道:“你不懂,你爷爷跟陛下在众生图里鏖战的时候,我都还没出生呢,你从小听着陛下故事长大,但你根本不会理解他们的那个时代,尽管在现在看来,他们曾经都是蝼蚁,但是,他们却是从蝼蚁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,从众生图里走出来,开创出这么大的基业!”

汤汉臣忽然扭头看向汤果果,“如果可以,没有一个将军,是愿意牺牲手底下的战士,用性命去换取胜利的,陛下从始至终做的,就是希望我洪荒族一朝一日,不需要再用手底下的战士,用性命去换取胜利。”

汤果果从未见他爹,用这种眼神看过他,这让他不由的浑身发毛,但有些懂,但又有些不懂。

“吾洪荒族从蝼蚁,走到今日,是陛下和你爷爷那一辈,乃至更上一辈,用鲜血铸就的!”

汤汉臣说道,“所以,我汤汉臣从入伍从军,为吾族而战之日开始,便立志有一日,绝不会再重蹈陛下与你爷爷的覆辙,我坚信有一日,我们会成功的,毕竟,曾经我们是蝼蚁,但我们现在是强者,毕竟曾经我们身无片甲,如今我们甲士八千万!”

汤果果从来没见过他父亲这般,但这一刻他忽然发现,自己的父亲,其实才是最厉害的那一个。

这一刻,他忽然明白陛下离去是说的那句话,这回老一辈真的是要退位了,洪荒族将会交棒到他们的手中。

他们运筹帷幄,他们决胜千里!

有那么一刻,汤果果有些失落,甚至出现了几分惶恐,爷爷他们这一辈,不再亲临战场坐镇,他们真的可以担负起这么大的责任吗?

直到此刻,他才忽然明白,爷爷他们的重要性,似乎只要有爷爷这一辈的人在,他们就可以放手去拼杀。

在战场上,洪荒族一直认为,自己是最好的战士,他们心中最为感念的是他们陛下。

bet356官网现场走地盘因为他们战士,从来不需要担心军需不足,他们战士从来都是竭尽全力的武装到牙齿去战斗,他们从来不需要担心,身后会有人给自己捅刀子,而身边是可以生死相托的同袍!免费看小》说网》Www.mfkxsw.com

这一切,都是他们的陛下给他们创造的,而当他们面对无法面对的敌人时,他们陛下,便会站出来给他们撑腰,在绝望中为他们创造奇迹。

想到这些,汤果果不由的鼻头一酸,竟有几分落泪的冲动。

但他还是忍住了,洪荒族的战士不需要眼泪,洪荒族的战士流血,但不流泪!

“爹!”汤果果抬起头正视道。

“嗯!”

汤汉臣看着自己的儿子,心中感怀万千。

“你做的是对的,但爷爷也没错,我洪荒八军,不仅需要决胜千里的资本,更需要‘血不流干,死不休战’的战魂!”

汤果果认真的说道。

忽然,汤汉臣笑了,他的几个子女里,他最欣赏的其实是汤果果,因为汤果果身上兼具着他爹的血气,同样兼具着他的细腻与冷静!

“未来是属于你的。”汤汉臣没有说出口,他怕汤果果太骄傲。

越是璞玉,便越要打磨,否则,不会成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