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??全本小说??排行榜
悦玲鼓起勇气,坐直身子望向陆梅,迫切地问:“陆梅,我承认以前是我的错,今天我找你来,真的是想请你帮我问问你哥,如果还有可能的话,我俩还能不能重来。你能帮帮我么?现在我找不到你哥,只能求你了!”

陆梅看到悦玲满脸的泪花和急切的眼神,一时心软了一些:“你还回来找我哥干嘛,你不是有那个男人了么?你要我帮你,那也得给我个明白,后来你和那个男人怎么样了?”

悦玲羞却地低下了头说道:“和你哥在车站分开后的下一个学期,我就和那个男生好上了,可是慢慢相处才发现,他和你哥的差距很大,他不如你哥上进,打起游戏来什么也不管。也不如你哥会照顾人,只会耍嘴皮子。最可怕的是,他打人,而你哥从来不对我动手的,即便在生气的时候,也只是不说话,从来不跟我吵架,更别说对我动手。”

一听到悦玲被打过,陆梅的心一下就软了,女人怜女人,她问道:“那男的为什么打你?经常打你么?”

悦玲委屈地撸起右臂的袖子,露出半节手臂给陆梅看,那手臂上有一条筷子粗细的紫痕,据悦玲讲,这是一次被那个男人酒后用皮带抽打所留下的伤痕,由于她是疤痕体质,所以紫青一直没有消下去。悦玲一边慢慢收起袖子,一边说:“最开始只是偶尔,毕业后因为找工作不顺利,他经常喝酒,一喝醉就撒酒风,一不高兴了就摔摔打打的,慢慢地动手次数就越来越多。我提出过分手,可是他总威胁我要找我家里人闹事,我害怕他,就一直忍着。后来,我实在受不了了,闹了很久才和他分手。”

看到这条伤痕,陆梅心里一惊,同时也留下了心痛的眼泪。

陆梅听罢,内心感慨颇多地自言自语道:“唉,人为什么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呢?”说完这句话后,她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,赶忙问悦玲:“唉,那这么长时间了,你们俩是不已经那啥了?”

悦玲咬着嘴唇,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陆梅一听,害怕的总是要来的。这下完了,照他哥的脾气,他是决不会接受一个即背叛过他,又把第一次给了别人的女人的。她心里希望一下就全都破灭了。陆梅拿出手机,拔出了老哥的电话,一边跟悦玲说:“我啥也不说了,现在就给我哥打电话,你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跟他说吧,我是当不了这个信使了!”

悦玲一听,心里又是期待,又是害怕。她期待能再听到陆川的声音,害怕陆川会再次拒绝她。

不一会,电话接通了。那一边传来了陆川的声音:“喂,丫头,什么事!”

陆梅说:“哥,你在哪儿呢?”

电话那边一阵空旷走廊里踱步的声音:“噢,我在图书馆里查些资料,写导游辞用。什么事?”

陆梅一听,心里一阵泛酸,心想:人都辞职了,还写什么导游辞?又在骗自己。她说道:“我和悦玲在一起,她想跟你说话,你接不接?”

电话那头片刻的沉默,接着说到:“你怎么会和她在一起?

陆梅欲言又止,她看了看悦玲,想要解释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,最后直接说:“多的我也不说了,让她自己跟你说吧!”然后,她把手机递给了悦玲。

悦玲怯生生地接过手机,慢慢放到耳边,轻轻地说:“喂,陆川,我是悦玲。”

电话那边不说话,但听得见被压抑住的擅抖和哽噎之声:“噢,有事么?”

“你还好么,我们能不能见一面?”

“没有这个必要了吧!”

“陆川,我们见一面好么,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,我们和好吧,行么?”

“过去的事不用再谈了,过去这么多年,何必再走回头路,我看没必要再见了。”

悦玲半张着嘴还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出来,陆川已经挂断了电话。她双手握着手机,看着上边那串电话号码,瞬间感觉自己掉进了无底的深渊,立刻失声痛哭起来。

陆梅也想到老哥竟然会这以决绝地挂断电话,看着眼前哭泣的悦玲,自己也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来。两个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坐了很久。

突然,悦玲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,点开一看,号码是刚才拔打出去的陆川的手机号,原来,他虽然换了新号,但一直存着悦玲的手机号,只是从没有打过。短信里是一首诗,也许是就在刚才她和陆梅沉默相对的时候所写,也许早已写好只等这一天:

“走了!不说再见!≌免费看小说网≌wWw.mfkxSW.COm

因为,风过无痕。

感谢所有的过往与喧嚣,

让肩膀挎起满满行装。

用剩余的时间,撒落记忆的碎片,

用最后的时刻,告别曾经的拥抱。

不曾存在,也不曾出现,

不过是,平行世界中的晃然一现。

别了,因为注定只是过客。

不留足迹,更不留片语。

当晨钟响起,阳光仍然会撒满大地。

往生已不再浮现,今生已过云烟。

走了,不说再见!”

看着这首决别的诗,悦玲知道一切都已不可能重来,陆川对自己的态度,依然如此前一样的冷酷,没有任何回旋的可能,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尝试,以后再无可能。她默默收起手机,对陆梅说:“好了,他已经告诉我他的选择,我知道,我是他心里永远的痛,我不应该再去刺伤他了。陆梅,感谢你今天能来,请您转告他,我不会再出现了,但,如果有一天,他找到了心爱的女人,请您一定告诉我,我会为他们祝福的。”

陆梅不知道陆川在短信里跟悦玲说了些什么,但从悦玲的一系列反映来看,判断她再一次被拒绝了。这一结果虽然很凄婉,却如自己所料。她看此时自己已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,简短安慰了几句之后,便起身离开了。走出咖啡屋后,她看到玻璃窗内的悦玲正趴在桌上哭泣着,身体不停地在抽动。她不忍直视,忙转过头走开,而此时,她的心里也是酸酸痛痛的。

时隔两个月,陆川又接到了悦玲的电话,他被告知半个月后悦玲要结婚,邀请他去参加婚礼。陆川麻木而机械地答应赴约,但在两天后才反应过来,结婚的是悦玲,而两个月前,他本可以把她争取回来,却错失了时机。他的内心有几份后悔,有几行泪在心中涌出,有几滴血在胸中滴落。他独自一人跑到小饭馆买醉到深夜,浑浑噩噩往家走时,放声喊,引得路人纷纷侧身而闪。暴发之后,他心里升起一串从未考虑过的问题:我值得被爱么?我知道什么是爱么?我真的爱她么?我想要的是她的心还是她的人?我爱的是曾经的她还是现在她?我还能再爱么?

结婚当天,陆川并没有出现。悦玲几度四下张望,也不见她最想见到的人,也没有等到她期待的那种现场抢婚的意外。陆川一直默默站在远处那个不被人察觉的角落、另一个空间中黯然神伤,直到悦玲身着洁白婚纱走进酒店餐厅时,直到礼炮炸响,直到婚乐响起,他自觉心中的一切已随那耳阵阵礼炮声,化为乌有。